首页 > 伤感故事
爱情剪刀手
美文网 2019年12月29日 09:20 阅读50次 来源:美文网
酒桌上,肖娜说起她的恋爱经历。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,她们班那个叫杜衡的男生被查出来得了癌症,是她带着学生会的一干人等筹了几万块医疗费,虽然后来才知道是医院误诊,可

  酒桌上,肖娜说起她的恋爱经历。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,她们班那个叫杜衡的男生被查出来得了癌症,是她带着学生会的一干人等筹了几万块医疗费,虽然后来才知道是医院误诊,可在这往来的过程中,她和杜衡走到了一起。

  

  众声喧哗,这是个令人庆幸的结局,简直可以拍成一部催泪的青春偶像剧。只有我不说话,把桌上的啤酒喝到一瓶都不留。这样做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在别人问我的时候,我不必装出感恩的表情,也不必很默契地去凝视肖娜的目光,让彼此胶着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疙瘩。

  

  肖娜从来不喝酒,她说,杜衡不许她喝。话题自然就落在了我的专制上面,一个我不太熟的哥们儿抓起我的头发,提溜着我的脑袋问我:杜衡,你凭啥这么牛B?

  

  我打了一个酒嗝儿,用尽我最后的一丝表演天赋说,连自个儿媳妇都管不住的男人,还算是个爷们儿吗?

  

  大家一起鼓掌,我便伏在桌上沉沉睡去,第二天早晨我会忘掉酒桌上的人,可我将永远记得肖娜说过的那些话。

  

  也许在我们金婚纪念日的时候,她依然会把那些事情当成回忆的佐料,而我的孙子会跑来问那是不是真的。我必须摆出慈祥的表情,来证明一段年过古稀却依然知恩图报的爱情。

  

  没有人怀疑过我和肖娜会结婚,也包括我自己。

  

  可是,没有人知道,其实我的心里恐惧得想杀人。

  

  肖娜跟着我参加每一次聚会,她觉得那是她的分内之事。所谓恋爱就是向世人证明两人之间有着某种超乎寻常的关系,证明的方式是出双入对。

  

  不过那天去医院打点滴的时候,我到底还是烦了。我对正在打电话请假的肖娜说,我自己去就行了,我是你男人,又不是你儿子!这话让她感动并且妥协,她说,好吧。

  

  一开始,在输液大厅里,我并没有过多地注意那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,即使她拿着针管向我走来时,我也依然没看清她的长相。我很紧张,上次进医院输液已经是相当久远的事,远到我几乎快要忘了自己晕针的毛病。

  

  我对自己说,别看别看。

  

  可就在针要插进血管的时候,我到底还是看了一眼。于是,我晕了。

  

  再次睁开眼睛,然后我就记住了那张离我很近的瓜子脸,很优美很柔软的弧线,很平坦的颧骨。她竖起三个指头问我那是几,我说是四,她就笑了,别装模作样了,你是晕针,又不是脑震荡。

  

  我说,我不是晕针,我是看见了你。

  

  我说,你别走,我一个人还会晕倒的。她指了指前方墙壁上的液晶彩电对我说,看看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,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  

  三个小时后,她来给我拔针,还怕不怕了?她问。

  

  我说,不怕了,我现在只怕平底锅。

  

  她抿着嘴笑得像棵刚刚开苞的棉桃,露出整齐清白的牙齿:你放心,我不是红太狼。

  

  我也不是灰太狼。我说。

  

  她的脸突然就红了。

  

  肖娜搞不懂我怎么会突然变得弱智起来,买回来一整套《喜羊羊和灰太狼》的光碟,而且咧着嘴边看边傻笑了一个晚上。她离开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,门开之后雨水冲击的声音惊醒了我,于是我给了她一个吻和十块钱,我说要不是我重感冒,一定会送你回家的。

  

  我最欣赏肖娜的地方是,她在人前人后保持了足够的独立,她从不要求留下来过夜,哪怕我竭力摆出真诚的姿态挽留。

  

  所以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幻想某些事情,例如那个叫齐琪的护士。

  

  第二天,她没有上班。第三天,我对她说,你知不知道,我昨天等了你一天。齐琪说,等我干什么,难道你想请我吃饭?

  

  于是我就请她吃了一顿饭,还开了一瓶解百纳,红酒的好处是,它能让人微酣,但不至于迷醉。所以我们可以手拉手在月光下散步,一直走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无须刻意地拉近距离,就好像爱情弥漫在街头,想飘向哪里就飘向哪里。

  

  我对爱情一向迟钝,以为人生不过遵循既定的公式,就好像A+B=C,如果A和C都注定不可变更,那B到底是谁根本就不重要。但那一夜之后,我忽然觉醒,迟钝的原因,是因为你还没有碰见真正的爱情。

  

  幸好在30岁的时候觉醒,不算太早,也不算太迟。齐琪从不跟我讨论将来,或许是由于她跟我一样缺少信心,但总得有人变得勇敢,无所畏惧,甚至冷血。

  

  我希望,当年那场癌症并不是误诊,这样我只单纯地欠下了一笔钱,可误诊是事实,于是我迅速地还清了债务,却欠下了一份沉甸甸的人情。

  

  无论用怎样的方式,我都必须还清。

  

  要怎样形容齐琪的出现呢,她是一阵风,带来沙尘暴。

  

  我越来越排斥陪肖娜逛街,她热衷于试穿各种衣服却不买。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,主要原因是我不想让齐琪碰见我们在一起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平民英雄的爱情乐章

下一篇:你会为爱等多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