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爱情两极
美文网 2019年12月29日 05:17 阅读178次 来源:美文网
高晓松的离婚公开信,就水准而言,大约可以算作在华语明星情感危机公开信的前三里,胜在节制、有礼,正是当代社会所推崇的那样,分手不出恶言。而公开信的第一位,应该是当
  高晓松的离婚公开信,就水准而言,大约可以算作在华语明星情感危机公开信的前三里,胜在节制、有礼,正是当代社会所推崇的那样,分手不出恶言。而公开信的第一位,应该是当年周慧敏在倪震出轨后写的那封,开头便是极文艺的“我与倪震识于微时,一起共度过不能尽算的高低起落”,其后,她写道,“某程度上,周慧敏早已是一位不同面貌的倪震”——“今天我能够成为自爱、懂得爱人,拥有着无比勇气与承担的女人,请不要小看这个精神伴侣在我背后为我付出过的一切努力,包容,宠爱,照顾与扶持。”
  
  这倒是有了某种巧合。如果周慧敏经倪震改造,成为了“一位不同面貌的倪震”的话,而高晓松的前妻夕又米刚好经过高晓松改造,成为了“一位不同面貌的高晓松”。她在其后的公开信里,感谢高晓松曾经“教会我认识这个世界,为我打开很多扇窗户”,这也正是高晓松自己曾得意的,“她跟我一起的时候还很年轻,甚至还没进入社会,她的基本世界观都是我塑造的”。
  
  然而,和周慧敏与倪震不同的是,周慧敏原谅了那个出轨的伴侣,他们迅速结婚。而高晓松,却一去不返。乐评人李皖写过一篇他眼里的高晓松,透露了普通明星专访里绝不会有的细节。他写高晓松的生活里,连绵不绝的姑娘,早认识的,新认识的,全都没完没了地调情。除却这些,还有其他一些片刻。一次,是高晓松在喝了半宿酒之后,忽然对席间一位当天才认识的漂亮姑娘,提出公开求婚。另外一次,是高晓松给李皖看他的手腕,几枚灰蓝色的印痕,是当时他在向一位叫做欢子的姑娘求婚时,用烟蒂烫的,欢子不同意,他便再烫,烫到第三次的时候,欢子同意了——求婚发生在他们认识后的第三天。
  
  当然,他后来也与欢子离婚了。另外一个高晓松众所周知的前女友,叫做筠子,也是一位歌手,在她23岁的那年,自杀身亡。
  
  高晓松一贯有“青楼情结”的。他曾以女性视角,写过一首歌叫做“青楼”,歌词里描述的是一个青楼女子成长的经历。在他的《晓说》里,也有一期专门讲述青楼女子,他对她们的评价是,“传承了文化,绽放了爱情,滋润了每一代的大名士”,这是他觉得最美好的男女关系,大约可以概括成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——女人是春泥,而“大名士”则是花。可是,不想化春泥怎么办?在高晓松看来,这是不合理的,“老天是公平的,给你什么东西,不能都是你的。你年轻的时候绽放爱情、燃烧青春,美好极了……老了还有一个善终,我觉得老天爷就瞎了眼。”
  
  这是高晓松理解的“爱情”与“辜负”之间的关系。或许他对,或许他错。不过有一点是正确的,烟火似的爱情与细水长流式的感情,通常难以一举两得。吸引力定律从来都是,被什么样的人所吸引,享受什么样的乐趣,便受什么样的罪。热爱激情,便有可能被激情所伤,那个为你烫伤自己的男人,也许有一天,也会如火炙般,烫伤你的心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爱如半夜汽笛

下一篇:寂寞的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