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相框背后的爱情
美文网 2019年12月28日 21:08 阅读141次 来源:美文网
省工学院化工系的女讲师金灵,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。她爱人是化工厂的车间主任,他们有个儿子叫小宝。金灵30岁那年,化工厂发生氯气泄漏事故,她爱人在抢救时不幸中毒身亡。虽
  省工学院化工系的女讲师金灵,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。她爱人是化工厂的车间主任,他们有个儿子叫小宝。金灵30岁那年,化工厂发生氯气泄漏事故,她爱人在抢救时不幸中毒身亡。虽遭到如此巨大的打击,但她强忍悲痛,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。
  
  金灵班上有个学生叫袁诚,家境贫寒,是个孤儿。他学习努力,金灵平时也很关心他。袁诚听说金老师的丈夫去世,小孩儿又小,有时星期天就到她家里帮助买米、买气,打扫房间。她的儿子也渐渐喜欢上他,叫他叔叔。
  
  袁诚表现好,在校期间入了党。大学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一个滨海县城工作,28岁就当上了副县长。虽然已经离开学校,但他对金老师和小宝非常挂念,每月都写一封信,嘘寒问暖。每次到省城出差,都去看他们,有时还带些土特产。
  
  这年下半年,金灵写信给他说:“你已经28岁,该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。”袁诚回信说:“谢谢老师的关心,我的事看情况再说吧。您还年轻,为人好,长相好,找个自己中意的人吧……”金灵看着这信,眼泪不停往下掉。过了几天,她给袁诚打了个电话,说:“你的来信收到,谢谢。我已经是40岁的人,不想再找了。”袁诚说:“那怎么能行呢?如果您愿意,带小宝来这里散散心。”她想了好久,一个多月后,决定带小宝到那里走走。
  
  他们见面时,袁诚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。金灵穿一身很合身的套装,还化了个淡妆,非常得体。两人握手,相互打量,都不好意思地笑了。小宝已11岁了,很淘气,对大人的事似懂非懂,突然问:“妈妈,我叫袁叔叔好,还是叫爸爸好?”金灵脸烧得通红,斜眼瞄了一下袁诚,立刻说:“当然叫叔叔。”
  
  金灵到袁诚住的地方看了看,一间约20平方米的房间,收拾得干干净净,墙上还挂着一张他同自己及小宝的合影。金灵看了好久,把相框取下来,正看反看。突然,她大吃一惊——相框背面用钢笔工工整整写着:“金老师,我永远爱您!小宝,你永远是我们的小宝!”
  
  金灵顿时感动得哭了,也乱了方寸。
  
  袁诚看到自己的心思已被金老师看穿,便平静而诚恳地说:“这是我大学毕业那年写的心里话,没想到会被您看见。”金灵说:“我已是半老徐娘了,那样,不是坑你一辈子吗?老师怎么能这样自私呢?”袁诚干脆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,说:“我真心爱您,如您不同意,也会尊重您的意思,我还会像过去一样对您和小宝好,今后找不找人,找什么人,是您的自由。总之,希望您幸福。我决心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,我无依无靠,小宝长大了,做个朋友也好……”这些话深深打动了人称“冷美人”的金灵。
  
  她上前拉住袁诚的手说:“你怎么这么傻?这么没生活经验?我比你大12岁,女人老得快,今后你会后悔的!”袁诚毫不犹豫地把金灵搂在怀里,说:“如你不嫌弃,过几天去办手续好吗?”金灵喜极而泣,点了点头。
  
  他们结婚后,有时袁诚去省城出差,到金灵那里住一晚,有时金灵到袁诚这里来看他,小宝也开始叫袁诚“爸爸”了。金灵想给袁诚再生个小孩儿,他死活不同意。他们相亲相爱,相敬如宾。14年后,42岁的袁诚已当上了市委书记,成为正厅级领导干部,主政一方。这时金灵已经54岁了,额头上有了皱纹,眼角也有了鱼尾纹,袁诚虽风华正茂,对她还是一往情深。
  
  一晃6年又过去了。岁月不饶人,60岁的金灵眼睑明显下垂,背有些驼,头发花白,腰椎错位,常痛得彻夜难眠。袁诚把她接到市里来住,每天悉心照顾,给她端饭送水,倒屎倒尿。金灵有时说:“当年你不听,这下吃苦头了吧!”袁诚笑着说:“我愿意!”金灵病得越来越重,后来半身瘫痪,只好送到省医院去治疗。
  
  袁诚在几百公里外,日夜思念,可他要为全市几百万的百姓负责,重任在身,不能常去看她,心里很不安。因为心里想着生病的爱人,于是便向上级领导提出,希望能调到省城工作。他说:“我不想提拔,哪怕降级也行,我要为爱人尽责,否则对不住她,灵魂不得安宁。”
  
  袁诚回到省城,顾不上把行李送回家和报到,径直去了医院。在病床前,他对金灵说:“我调回来了,好照顾你。”金灵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可相信他的真诚。她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,紧紧抓住袁诚的手,哭得像个泪人……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富家女不可思议的爱情

下一篇:爱情都是在谎言中成长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