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有担当的婚姻才幸福
美文网 2019年11月17日 01:23 阅读178次 来源:美文网
周末夫妻制造的幸福假象 结婚后,我和阚宏在一起只住了两个月,确切地说,是我们在一起斗气了两个月。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同样自我的个性,让我们就像两片被错放到一起的齿轮,
  “周末夫妻”制造的幸福假象
  
  结婚后,我和阚宏在一起只住了两个月,确切地说,是我们在一起斗气了两个月。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同样自我的个性,让我们就像两片被错放到一起的齿轮,无论怎么啮咬,都无法默契地一路转下去。
  
  别看阚宏在外面人模人样,一回到家就像解除了咒语的妖怪,马上现出原形。进门就脱衣服、袜子,从来不知整整齐齐放好,而是像天女散花一样乱扔一通。因为他总是乱丢东西,用完东西也从不放回原处,我几乎天天都和他掰扯,结果总是不欢而散,我不能理解他为何能活得如此随意,他也不理解我为什么看到屋子乱了就心烦。
  
  我看不惯他邋遢,喜欢早睡早起的他也瞧不上我夜猫子一样的生活习惯。
  
  常常我在客厅里看电视,阚宏用力推开卧室的门抱怨道:“声音这么大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我不屑地指着墙上的钟说:“才10点,谁让你睡那么早!”有时候夜深了,自己却要整理被他弄得一团糟的房间,走过卧室时看见他死猪一样的睡相,心里又恨又气:从来都是自顾自地早睡,一点妇唱夫随的情调都没有!
  
  当爱情面对柴米油盐真刀实枪的考验时,我们对彼此的忍耐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。从没下过厨房的我把阚宏叫过来当小工,一会儿指挥他洗菜,一会儿要求他拿盘子,几顿饭下来阚宏就不耐烦了:“到底是你做饭还是我做饭?你要做就自己做,别把我指挥得团团转!”本来就讨厌做饭的我也生气了:“你什么意思,难道要我一个人做吗?”阚宏说:“做饭就是女人的事。”我回击他:“大家都在工作,凭什么回到家要我一个人做饭?我结婚前可是一顿饭也没做过!”阚宏说:“那谁也没要求你做啊!你自己说,这几天做的饭都能吃吗?难吃死了!”我扔下手里的菜刀咆哮道:“好,大家都不做,散伙!”
  
  新婚两个月,围城变战场,每天都硝烟不断。就在我们为这段婚姻感到彷徨的时候,阚宏知道单位宿舍有空床,果断地搬了出去。短暂分离后再相聚,争吵不再,甜蜜依旧。于是,我和阚宏决定抓住这根挽救婚姻的救命稻草,正式开始过“周末夫妻”的生活,周一到周五各过各的,周末来一场“牛郎会织女”的煽情小剧目。每次相聚都因少了柴米油盐的烟火味而浪漫十足。下饭店,看电影,逛商店,生活最轻松惬意的一面完全呈现在我们面前,我和阚宏悠哉美哉得不亦乐乎。
  
  从“周末夫妻”到“周末父母”
  
  一年后,我怀孕了,婆婆开始鞍前马后地照顾我,阚宏也偷偷从单位搬回来。回来当然好了,吃现成的,还有人做家务,连我这个孕妇的营养伙食也被他毫不客气地瓜分了一半,我生完孩子,他胖了整整20斤。
  
  儿子出生后我没有奶水,当婆婆提出她把孩子带回去照顾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地点头。早听姐妹们说过:孩子一旦赖上谁,甩也甩不掉,闹心死了。我可不想让孩子赖上自己。再说,婆婆肯定比我会照顾孩子,我这样安慰自己以减轻内心对儿子的愧疚。我和阚宏又恢复到“周末夫妻”的生活模式,而且还多了“周末父母”的职责,每到周末就跑到婆婆家去看孩子。
  
  儿子小时候对我并不排斥,我每次去了都抱抱亲亲他。他一岁多的时候,我有一个月加班没时间去看他,再见面时儿子竟对我生疏起来。我拎着玩具食物站在门口,儿子兴奋得从我手里抢过东西,拿到一边玩起来,对我却不理不睬。我想抱抱他,他就使劲摇动身体表示拒绝。看到儿子只和爷爷奶奶亲,对我冷漠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有一次我逗小家伙:“跟妈妈回家好不好?”儿子竟然用小手不停地打我,似乎打得不解气,又一直把我推到门口,然后冲我摆手说:“再见!再见!”我哭笑不得。阚宏却对儿子的疏远并不在意,因为他向来都是回到家就看电视睡大觉,抱儿子也几秒钟就放下,儿子又何曾与他亲近过呢?
  
  这件事让我第一次动了把孩子接回来的念头,我和阚宏说了自己的想法,阚宏不以为然,他说“孩子大了再接回来培养感情也不迟”,我想想也有道理。回家的路上,碰见阚宏的同事和妻子抱着孩子逛街。这两口子我以前也见过,女的精明干练,穿着打扮更是时尚得很。而这次见面我竟没认出她,大老远就见她穿着宽松的运动服,身上背着装满婴儿用品的妈妈包,手里还拎着一大包纸尿裤和食物,男的一手抱着孩子,另一只手拎着玩具,夫妻两人都是一脸疲惫的倦容。阚宏邀请他们到家里坐坐,那孩子却一直在爸爸怀里扭动,孩儿妈解释道:“必须走了,孩子不干了。”
  
  看着他们一家三口远去的背影,我问阚宏:“这女的以前的工作不是很好吗?现在不做了吗?”阚宏说:“是啊,没人帮他们照顾孩子,扔给保姆又不放心,只能辞职了。”想着女人憔悴的样子,我仿佛看到孩子接回来后自己的模样,不禁抖落一地冷汗。
  
  儿子带来的暴风雨
  
  一晃孩子两岁了,婆婆却突然病倒了。婆婆把我们叫到身边说:“孩子已经大了,再过一年就可以送幼儿园了,你们接回去吧!我有你爸照顾着,你们不用管我,把孩子弄好就行。”我一边为婆婆的深明大义而感动,一边看着那个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孩子打憷,光是这么看着别人带他,我对他也喜欢得很,可是换到自己身上,吃喝拉撒睡都是问题。
  
  儿子回到家里的第一餐,是我十分用心煮的方便面。怕烫到儿子,我还特意把面晾了一会儿。小家伙可能是第一次吃这东西,高兴得跺着脚拍着手尖叫,他越是欢喜我越惭愧:婆婆肯定没给他吃过垃圾食品。
  
  我万没想到一个两岁孩子吃饭竟然这么麻烦,他不会用筷子,用勺子把面和汤扒拉得到处都是,我只好用筷子夹给他吃。刚吃了一口,儿子就抽巴着小脸叫唤起来,我吓得不知所措,阚宏跑过来瞪了我一眼说:“你傻啊,这方便面辣,儿子吃不了。”儿子辣得都流眼泪了,我急得也要哭了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阚宏冷静地倒了一杯水给儿子喝,小家伙这才停止哭喊。
  
  育儿知识为零的我,由此开始了乌烟瘴气的全职妈妈生活。小家伙还真是事多,一会儿拉了,一会儿尿裤子了,把凳子拉来拉去,把玩具扔到马桶里也都算是小事了,更有把小东西塞到嘴里、把花盆摔到地上的惊险场面吓得我冷汗淋漓……还要给他做三顿饭热两次奶,半夜还要起来把尿,我简直要崩溃了。打电话给老妈诉苦,老妈正忙着照顾弟弟刚出生的孩子,根本无暇管我。
  
  我哭着给阚宏打电话说:“你快回来吧,我要疯了。”阚宏一进门,我仿佛看见救星一样扑过去,阚宏抱住我说:“别怕,有我在!”阚宏的话让我烦躁的心安静下来,而现实是阚宏也高估了自己的本事,儿子只用一个晚上就把他也折磨得筋疲力尽。已经半夜一点,儿子才沉沉睡去,我和阚宏蔫头耷脑地靠在一起,许久,阚宏握紧我的手说:“我明天就搬回来,我们一起努力把儿子照顾好!”握着他有力的大手,我心下安稳不少。
  
  我和阚宏开始认真学习如何为人父母,那功夫下得比当年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上育儿网,买书,打电话向有孩子的朋友请教,一向不下厨房的阚宏还叫嚣着说要“一秒钟变好爸爸”。口号喊得响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当他把惨不忍睹的饭菜端上桌,我连尝一口的勇气都没有了,只有不懂事的儿子饿得一直喊着“要吃要吃”。
  
  那一餐饭我们还是叫了外卖,但我知道生活中已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一向吊儿郎当的阚宏仿佛一夜之间性情大变,不再到处乱扔东西,还主动学习做饭,我也不再熬夜,每天累得倒头就睡。我们没时间关注彼此的缺点,而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儿子身上。他上班时放心不下我和儿子,经常给我打电话,那种紧张的牵挂比恋爱时的思念来得更实在。
  
 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生活渐渐有了规律,本对我们不亲近的孩子,一天天“爸爸妈妈”喊个不停,我这才真正感受到做妈妈的幸福。哪怕只是看着他吃掉自己做的饭菜,都觉得幸福到了极点。我和阚宏也再没争吵过,两个人齐心合力还来不及,哪有多余的精力斗气?儿子就好像是润滑剂,让曾经怎样都无法默契的我们,紧密地啮合在一起。日子由此幸福地转动,每一天都平稳有力。
  
  逃出“周末夫妻”的外壳
  
  再带着孩子回婆家的我们,让公婆都大吃一惊。因为我们都深深体会到婆婆当初拉扯孩子的不易,所以心存感激,对老人更加关心和孝顺。除夕夜,当我和阚宏一起弄出一桌子晚餐,还包了饺子,婆婆竟感动得泪流满面。
  
  我不得不承认,是儿子把躲在“周末夫妻、周末父母”外壳下的我们拉了出来,也是儿子让我们知道过去那种逃避现实、毫无担当的幸福并不是真正的幸福。儿子更让我懂得一个道理,女人不是只生了孩子就能做母亲,我曾自豪地以为是我给了儿子生命,但事实证明,是儿子让我长大成熟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疑人不嫁,嫁人不疑

下一篇:离婚后的恋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