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爱一次,已足够
美文网 2019年08月29日 01:12 阅读182次 来源:美文网
她出身名门,母亲精明能干,是家里的掌权者。父亲比母亲小8岁,早年曾留学日本,参加过同盟会和辛亥革命,是个十足的新派,可是这个新派家庭却对她的婚姻采取了无情的封建包
  她出身名门,母亲精明能干,是家里的掌权者。父亲比母亲小8岁,早年曾留学日本,参加过同盟会和辛亥革命,是个十足的新派,可是这个新派家庭却对她的婚姻采取了无情的封建包办。
  
  16岁的她正值花季,母亲一手操办的婚姻使她开始面对生活的厄运。
  
  婆婆本来指望儿媳妇能有阔气的陪嫁,因为当时她的家庭在外人看来是富有之家,可是哪曾想到,对于女儿的嫁妆,新派的父亲反封建,按照现在的说法,就是让女儿“裸婚”。出嫁时,没带值钱的东西,却带了满满一箱子书。
  
  婆婆不识字,信奉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真理,可偏偏娶了一个只会读书的媳妇,婆婆不满意,丈夫也不喜欢。
  
  婆婆烧掉她所有的书,把家里的雇佣全部辞退,一切家务活:种地、挑水、种菜、喂猪……总之能干不能干的,她都得干。最令人愤怒的是,她不但干着所有的活,还得不到婆婆和丈夫的好脸色,而且稍有差池,便挨一顿毒打。有一次,婆婆一个茶碗扔过来,她的额角顿时血流不止。自己的丈夫——那个每晚和自己同床共枕的人,却和婆婆一起欺侮她,母子俩甚至偷偷商量着要把她卖了。
  
  她不能再忍了,她愤怒了,在婆婆给她一根绳子、一把菜刀任她选择时,她用尽所有的力气,抡起斧头砸了家中的大锅(当时砸锅意味着断子绝孙)……
  
  逃出婆家后,几经周折,她踏上了从上海前往日本东京的轮船求学,这一年是1918年,她24岁。
  
  像娜拉一样逃出家庭,她做了那个时代的女子最时髦的事情。可是一个女子,身上只剩两元钱来到异国他乡,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。到了日本,她只能当佣工,吃着主人的残羹剩饭;有时在街上卖水;最多的时间是“挑码头”。但她没有向命运妥协,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拼劲,她考取了女高师,官费留学。
  
  从此,她开始走向了生命的春天。生活的坦途,向这个飘零异国的孤女展开着,丘比特之箭也慢慢在向她靠近。
  
  那是1924年的夏天,在日本东京郊区的一个公园里,鲜花盛开,古木参天,她一身淡蓝无领连衣裙,胸前佩戴着一枝白蔷薇,婀娜多姿;他身披黑大衣,清秀俊朗,风度翩翩,两人漫步林荫路,互诉衷肠。
  
  此时,她失败婚姻的阴影还没完全退去,但在两人促膝交谈后,在他的爱的鼓励下,她打开了封闭已久的心扉,用自己的全部感情去迎接这份沉甸甸的爱。
  
  他的头轻轻地俯向她的耳边,喃喃地说:“你不知道,我是多么爱你。我爱你的心、灵、影。你是我在这世上寻来找去的最理想的女子。”然后,他又问:“你爱我吗?”
  
  她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:“我爱你,你是我发现的最清新、最纯洁,最不带俗气的男性。”
  
  他们一起憧憬着未来,在暖暖的爱意中相拥、陶醉。
  
  但不久以后,她的恋人竟一连几个月杳无音讯,爱情如流星般消逝。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离去,她哪里不好?她心痛、沮丧,每天在病榻上期盼他的消息。
  
  半年后,她终于盼来了他的来信,但这封信还不如不来,信里只有一句话:“十二分对不起,我没有和你告别。”他已经独自回国,没有理由。
  
  鸿雁传书,她的一封封承载着爱意的情书寄往他的住处,可是等到的永远是失望,在他若即若离的感情中,她受尽煎熬。
  
  她想见他,她要当面问个明白。身无积蓄的她只能向友人借钱回国,只为向他要一个答案。在美丽的西子湖畔,他们终于相见了,可是旖旎的风光并没有给她带来期望的浪漫,反而是爱人的无情责怪和呵斥,他的冷酷无情让她的激情冰到极点,她心灰意冷,一蹶不振,终日以泪洗面。
  
  又开始孤零零的一个人,没钱交房租,身体不好,没钱买药,甚至吃饭都成了问题,睡梦中总是叫着他的名字,而此时她的爱人扔给她一句“3年后再来找你”的话,便兴高采烈地准备远赴南洋。
  
  但她毕竟是个坚强的女子,伤痕累累中,她终于站了起来。她用文学书写着生命,3幕剧《苏斐》,是她献给文学殿堂的一份见面礼,从此叩启了中国文学的大门;紧接着一部诗体悲剧《琳丽》又出版问世,再次受到文坛的极大关注。
  
  就在这时,分别3年的他回来了,也许是爱得太深,也许是根本无法忘记,看到昔日爱人的一刹那,她开始动摇,爱情的余烬又重新开始燃烧,她又一次陶醉在他的飘浮的爱中。这一时期,两人在事业上都有了很大的发展,特别是在鲁迅的帮助下,共同奋斗在上海左翼文坛。
  
  可是不久后,两人的感情又一次发生变故,这一次竟然发生在他们结婚当日。两人决定结婚,亲朋好友都应邀前来参加宴席,她高兴地张罗着一切,可是却不见他的踪影,直至酒席散去,新娘一个人唱着独角戏。这一次,他又移情别恋了。
  
  她再次崩溃,又大病一场。
  
  可是不久,他又回来了,因为他移情后很快就被人抛弃,感情上出现了空白。他找到了她,又是诅咒又是发誓,想和她重新来过。女人天生的善良和优柔寡断,使她再一次生出恻隐之心,再一次接纳了他,再一次陷入爱的泥淖。
  
  一次又一次的原谅,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安稳,两人的感情生活,总是随着他一个人的心情时阴时情,“如鬼影子似的冲来撞去”。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1934年夏,10年的分分合合折磨得她心力交瘁,终于走到了尽头,用分手画上了句号。
  
  后来两人机缘巧合地再次相遇时,他试图挽回这段感情,但是此时她已无力再爱,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破镜怎能重圆?面对裂痕,她的心永远在颤抖。
  
  她是白薇,是中国现代文坛一个最耀眼的女作家。60年代以后,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。他是左翼著名作家杨骚。
  
  她一生无儿无女,对他的爱画上句号后,却把他永远圈在了句号里。因为她的美貌和才华,追求者异常众多,但她再未开启爱情之门,独守这份让人心痛的爱,度过了50多年的独身生活直到辞世。
  
  因为爱,对于她来说一生一次已足够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婚姻需要一段留白

下一篇:补丁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