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爱的反面
美文网 2019年08月28日 19:47 阅读143次 来源:美文网
1 古香古色的紫砂摔碎的不只是一杯美满幸福的过往。 摔的瞬间她也曾犹豫,破碎的声音犹如惊雷炸响,愣了好久,她终于怒不可遏:不管你同不同意,婚我是离定了! 他默默地蹲下
  1
  
  古香古色的紫砂摔碎的不只是一杯美满幸福的过往。
  
  摔的瞬间她也曾犹豫,破碎的声音犹如惊雷炸响,愣了好久,她终于怒不可遏:“不管你同不同意,婚我是离定了!”
  
  他默默地蹲下,仔细地寻找散落在四处的碎片。一不小心划破了手,渗出鲜红的血。她条件反射地拉开放药的抽屉,又担心他误会自己余情未了,于是装做漫不经心,又把抽屉推了回去。
  
  他把碎片收拾好:“离婚也要有个理由吧?”她想起多年前曾看过的一句话,问他:“爱的反面是什么?”他说:“恨。”她说:“你要是不给我自由,我就真的恨你了。”
  
  他静静地看着她:“理由不充分。”她的火气马上就来了,她受不了他的执著。十年前,他固执地守在自家门外;十年后,他又一味地拒绝她离婚的要求。
  
  她索性不再理他。早出晚归,偶尔也夜不归宿。他每晚都会打电话嘱咐她,少喝酒,早回家。有一天喝多了,王健扶她上楼,醉眼朦胧中,她看到他的眼里冒着火。
  
  这就是一个男人的妒忌吗?第二天醒来,他正在客厅拼凑那只破碎的紫砂。他是以这种方式提醒她,她和他还有可能。可是,无论拼凑得多么完美,裂缝却永远无法修复。她本想对他的愚笨嗤之以鼻,然而,她突然感到莫名的难受。
  
  卧室凌乱不堪,她动身收拾。从书里掉出一张她和王健的合影,她弯下腰正要拿,一想,不如装做没看见。
  
  下午六点多,她一反常态回到家。他正在吃方便面,她心里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酸楚。
  
  她换好衣服出来,他正拿着她掉落的照片端详。她斜眼看去,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。她很生气地把相片抢过来:“为什么偷翻我东西?”
  
  他红着脸:“以后别让王健到家里来。至少,不要让我看见。”
  
  他分明是生气了。她亮出底牌:“这个理由充分吗?”他盯着他的脸,眼里的怒气如潮水般起起落落,他跌坐在沙发上,叹了口气。
  
  总算是同意了。她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:“那么,可以讨论离婚的条件了吧?”
  
  “不行!”他果断地说,“我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爱你。”
  
  2
  
  这样,她和王健就可以正大光明了。事情无论好坏,只要在暗处,就有做鬼的压抑。“照片门”事件,让她终于拨开云雾见日出,心晒得暖暖的。
  
  约了王健一起吃饭,他意外地出现:“可以吗?”王健笑着说:“当然。”
  
  结婚十年来,他们拿着一份不高也不低的薪水,日子过得平淡如水。她也向往名车别墅,然而,他生性安稳知足,让她觉得那些东西终是别人画里的风景。她被他毫无原则地捧着,呵护着。
  
  一个平凡的小女人的幸福,她全有。他十年如一日这么执著。然而现在,她觉得他有点无赖了。
  
  王健把菜谱递给他,他冷着脸推回去,王健笑笑,把菜谱递给她。他说:“不。还是王先生点。”王健尴尬,还有点无奈,胡乱点了几道。
  
  服务员正要走,他说:“等等。”他看着王健说:“菜里多放辣椒,别加味精,汤里加一点醋。”
  
  他是看王健是否把她的喜好烂熟于心。可是这有什么要紧?吃饭时提醒王健就可以了。显然,王健输了。她拍拍王健的手,算是安慰。
  
  菜上来,她不动筷子。王健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她温柔地看着王健:“菜太辣,不鲜,要加点味精。汤有点酸。”
  
  这话显然是说给他听的。他了解她挑剔的胃口,她喜欢川菜,他除了不吃辣什么都能对付。儿子随他。每次看到专门给她准备的菜,儿子会带着年少的忌妒说:“妈妈的日子过得跟太上皇似的。”
  
  儿子不明白,太上皇虽受优待,却是个空架子。而她在家里的地位,倒是实实在在的。可是,她厌倦了这种生活,直到王健的出现。
  
  他看着她,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口味也变了。”
  
  3
  
  改变的又岂只是口味。还有十年来,她对他种种不满的不再容忍。他的不■不火,他的平静安逸,让她感到生活的了无情趣,甚至他的无微不至对她也成为一种负担。她骨子里的叛逆日益凸显,他对她越周到,她越想逃离他的视线。
  
  遇到王健之前,她找不到借口和勇气。王健是个近乎完美的男人。借着王健的力量,她鼓起勇气和他决裂,他越不放手,她的决心越坚定。
  
  站在离异的边缘,她始终都处在过错方。她从来都没停止过疼痛、挂念,甚至是悔恨。然而,脱离这段婚姻,脱离这份厚重的爱,这愿望是如此的强烈,她义无反顾。
  
  那是一个九月的傍晚,他破例请她到川菜馆吃饭。以为是离婚的事情有了进展,她欣然应允。
  
  她面带微笑走进饭店,不料,王健夫妇坐在主宾席上。那一抹难以抑制的微笑,顿时凝结成一脸怒气,她瞪了他一眼,意识到自己的身份,她又挤出一脸灿烂的笑。
  
  王健轻车熟路地点了几道菜,全迎合了太太的口味。有一道东坡肘子,他太太嫌油腻,王健夹了一块,把皮揪下来,又把皮下那层薄薄的脂肪弄掉,然后才夹到太太碗里。
  
  她突然想起曾经很时髦的一句话:细节决定成败。王健这一系列细小而自然的动作,决定了她对他注定是一场镜中花,水中月。
  
  她的鼻子酸酸的。他给她夹块鱼:“刺拔干净了。”她冲他笑笑,把鱼放在嘴里,自然地享受着他的呵护。
  
  然而,鱼在嘴里,如同嚼蜡。原来,心情对胃口的影响真的是立竿见影。
  
  王健从一开始就表示,他和太太无论有没有爱在,可婚姻会永存。他的公司有太太三分之二的股份。她并不在乎所谓的名分,只要能彼此相爱,互不羁绊,仅此而已。
  
  4
  
  不如去旅游吧。她请了假就动身。上飞机前,她给他打电话:“我去旅行。”他问:“去哪儿。”她说:“没想好。”他问: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她说:“没定。”
  
  其实,她早就向往海南。在天涯海角呆了十多天,她却没有意料中的兴奋。她总在揣测,他一定会以为她和王健一起来的吧?或者他这样拖着到底为什么?
  
  想来,所谓的天之涯地之角,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。天无涯地也无角,就如人心的深不可测和人生的不可预见。她想一种不一样的生活,却不能顺利地摆脱婚姻。
  
  三十岁如果没有魄力,四十岁的女人还有开始新生的勇气吗?想到这里,她决定迅速和他做个了断,马上收拾东西回家,似乎软弱的四十岁正迎面扑来。
  
  下了飞机,王健没有在约定的时间来接她。她安之若素,见不得光的东西天生就不稳定,比如某些化学药品,只有放在棕色的瓶子里才能保存得更久。情场里的游戏规则,她懂。
  
  半个小时后,王健打来电话:“我老婆有些怀疑我们。所以,我不能帮你的忙了。抱歉!”
  
  该抱歉的是她吧?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,拉王健制造外遇的假象。还有什么办法?她无处可去,就想到了梅子。三十三岁的梅子依然待字闺中,是远近闻名的“剩女”。
  
  两个女人吃了饭,就喝酒。她说单身的苦恼,她说不能离婚的痛苦;她骂她身在福中不知福,她说她不知自由可贵。说着说着,她就睡着了。
  
  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么舒适的睡眠。第二天醒来,她发现正在自家卧室。她坐起来,头痛欲裂。他端着热牛奶,她喉头一紧,昨夜借着苦恼送到胃里的那些东西,“哇”的一声,又吐了出来。花花绿绿的,满地都是。他连忙拍拍她的背,扶她躺下,又弯腰把地板上的污物细细地擦干净。
  
  她看着他的背影,难受得要死,不光是胃,最疼的怕是心吧?她何尝不知道他疼她,自己又何曾停止过爱他?可他又让她心生怨恨,他为什么占据了她十年的青春,却不能在她需要的时候放手?
  
  是的。她需要,而且必须离婚。
  
  他拿了药,端着水:“空腹喝酒,会胃痛。”她皱皱眉头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吃东西?”他笑了笑:“吐出来的东西比较稀。固体物只有西红柿和黄瓜。”
  
  她一愣,暖流在心里剧烈地翻腾,恐怕会引来一场暴雨,她赶忙闭了眼睛,不敢说话。
  
  5
  
  婚,还是离了。办完手续,他说:“我随时欢迎你回来。”她的火莫名地又来了,他总让她感觉自己任性而无理。她故作轻松:“你的老婆是好马,不吃回头草。”
  
  他笑了,如十年前那般温和而略带羞涩。倒是她,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误,应该是“前妻”才对吧?
  
  他就这样成为她的过去式,退出了她的江湖,她的心反而空荡荡的,着不了底。
  
  爱,悔恨,怀念,仅仅是生活的调味品。重获自由,她终于可以平心静气地走进手术室。
  
  术后,梅子来看她。她知道自己脸色苍白,神情疲惫,还是努力地笑了笑,表示自己状态良好。
  
  梅子小心翼翼地说:“你上次在我家喝醉了。你前夫从六楼把你背下去,又背到四楼上。我都快醋死了!”
  
  她夸张地大笑:“我雇个民工把你背这么两趟,你嫁了试试!”
  
  梅子走后,她满脑子都是他背她的情形。她在心里使劲骂梅子:“该死的东西!你知道我们已成陌路,你还要来刺激我!要不是这该死的病,我才不要离婚!”
  
  她因患乳腺癌而做了乳房切除术。她执意要离婚,仅仅是不愿他看到她术后的尴尬,她背负着外遇的罪过无怨无悔,爱也好,恨也罢,她都希望他记忆中的她,永远都是光彩照人的。
  
  她没告诉他,十年前,她看到的那句话:“爱的反面是什么?”答案不是恨,而是平淡。
  
  当一切终于得以了断,她却没有得到计划中的平静淡漠。
  
  仿佛一转眼之间,她已经是泪雨滂沱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在被拒中渐渐成长

下一篇:苏喜的爱情纠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