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伤感故事
无法逃脱的“叛离”
美文网 2019年08月15日 12:27 阅读91次 来源:美文网
月光下的洱海,静谧得犹如世外仙境,清风缱绻起一波波微澜,像是被嵌满了碎钻的一条条丝巾,由远及近追逐着飘散而来;海对面,连绵起伏的群山,披上月的华光,恰似一幅水彩

月光下的洱海,静谧得犹如世外仙境,清风缱绻起一波波微澜,像是被嵌满了碎钻的一条条丝巾,由远及近追逐着飘散而来;海对面,连绵起伏的群山,披上月的华光,恰似一幅水彩画,是那么的清晰、明亮;碧蓝的苍穹繁星点点,镶了金边的云朵还在游荡。

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还未归去的白鹤的清鸣,划破这幽微的沉寂,似乎正在呼唤着迷了路的侣伴。海边一角处的二层观景露台上,没有任何灯光,裹着披肩的年轻女子蜷缩在躺椅上,她斜着身子把头枕在临边的另一躺椅上,想象着自己正依偎在爱人身上,她面朝大海,无限感慨: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……”九月的夜风掀起她帅气的短发,拂过她精巧的脸庞,很悲伤也很惆怅。

“他不会来了吧?”“我们终将还是无法在一起,命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她喃喃自语。

海上的夜,很美,很长,也很孤寂。

迷迷糊糊之间,她仿佛有了些困意,梦里她遇见了那个曾经深爱的他……

(一)

六月的成都,大街小巷都飘散着洋槐花那独有的、丝丝甜甜的芳香,如陈年佳酿一般。一位穿着格子衬衣的年轻男子,拼命惦起脚尖,想要摘下树上那一簇簇雪白的花朵,然而她弹跳了好几次,都差了那么一点点,男子不服气继续拼命弹跳着,一次、又一次、……“喂----前面那位帅哥,让开,快让开啊……”“砰----”一声自行车撞击的脆响。“哎哟”撕心裂肺的惨叫吓了路人一跳。

一辆从斜坡疾驰而下的自行车把摘花的男子撞开五米远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碎了的眼镜咕噜咕噜接着滚向远方。车主是位短发女孩,也被撞得随同自行车一起四肢仰面朝天。

“谁这么不长眼睛,撞死我了?”男子一边痛苦呻吟一边开始责骂。

“对不起啊,刹车失灵了,我会赔偿你的。”女子说完便去查看男子的伤势,只见原本很帅气的男孩满嘴泥土,嘴角还混杂着鲜血,撞掉了一颗门牙的样子十分滑稽。女孩忍不住咯咯直笑。

男子一看是位漂亮的女孩,火气顿时消去一大半,嚷嚷道:“你是得赔偿我,而且得以身相许。你把我门牙撞掉了一颗,不仅影响了我风流倜傥的形象,而且以后说话都漏风、漏口水,没人敢嫁我了!”俩人一对视,不约而同地又笑了起来。

不打不相识,那是周文斌与韩小月第一次见面。

韩小月的母亲五年前病逝了,父亲是个手艺人,在成都草堂北路的古玩市场不远处,开了一家古玩小铺,卖着自己所雕刻的阴沉木物件。而周文斌的父亲在北京是开家具厂的,委托周文斌来成都挑选木材原料。韩小月通过从自己父亲那里得来的消息,帮助周文斌顺利地完成了他父亲所委派的任务。

两个礼拜的相识,他们彼此成为了好朋友。

“你以后还会来看我的吧?”离别之际,韩小月竟有些依依不舍。

“一定会的,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位好姑娘……”周文斌也难抵不舍情愫,开始唱起歌来。

“我不相信,你肯定过几天就把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我要是忘了你,肯定是得了失忆症,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北京拯救我啊!”周文斌仿佛天生就有幽默的本领,逗得韩小月咯咯直笑。原来,离别,也可以很美好。

“嗡嗡嗡嗡”,露台上的蚊子吵醒了微微睡着的女子,她仿佛做了一个美梦,梦见她与爱人的初次相遇,尽管过去了五年的时光,但那个季节的杨槐花的芳香,依然回荡在她心田,是那么的清晰,那么的熟悉。

(二)

然而,周文斌与韩小月再次相遇时,却是个悲伤的日子。

半年后,韩小月的父亲突然急性心肌梗塞,因抢救无效而逝世。那天,从来不下雪的成都,居然飘飘洒洒着丝丝雪花,就像那归去的人儿,不断地漂向远方,最终不知去了哪里。

韩小月唯一的天垮了,她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将要如何活下去。周文斌得知这个消息后,马不停蹄地赶往成都,陪同韩小月一起替她父亲举行了葬礼,一排排纯净洁白的花圈,诉说着命运的苍白,叹息着生命的无常。韩小月在周文斌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。

周文斌望着满面泪花的韩小月,这个举目无亲、孤苦伶仃的女孩,他内心发出深深的怜惜,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韩小月,他承诺:从此以后,他要照顾她。

那真是一段地狱般的日子啊,韩小月每天除了哭泣还是哭泣,抑制不住的悲伤犹如决堤的洪水,怎么也阻止不了。好在周文斌一直在她身旁不离不弃地照顾她,想尽一切办法带她走出悲伤。他带她旅行,从林芝到纳木错,从丽江到西双版纳,从长白山到呼伦贝尔,从敦煌到青海湖……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七月奢望

下一篇:一闪而逝的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