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情感美文
当时光老去
美文网 2019年08月14日 14:54 阅读173次 来源:美文网
父亲坐在老家门前墙角的石凳上,靠在有些斑驳的墙壁上,透过树叶罅隙里的阳光照在他满脸沟壑的脸上。他闭着眼睛,可能是忙碌了半天,有些困顿。他的头发有些花白,身材越发

  父亲坐在老家门前墙角的石凳上,靠在有些斑驳的墙壁上,透过树叶罅隙里的阳光照在他满脸沟壑的脸上。他闭着眼睛,可能是忙碌了半天,有些困顿。他的头发有些花白,身材越发地瘦小。门前的柿子树上的叶子已经在秋风中瑟瑟掉落了,光秃秃的,只有红红的柿子挂满了枝头。那棵年代久远的桂花树正散发着馨香,小米粒似的黄色花朵显露在枝丫里。

  趁着这个国庆假期,我回到了那个我日夜思念的家乡。我轻轻走进父亲的身旁,慢慢蹲下看着父亲,不忍喊醒他,想让他在眯一会儿。此时才发现,不知不觉时光在父亲的身上已经老去。秋风一阵吹来,我的眼睛有些湿润。四季轮回,父亲的生命仿佛已经进入了秋季,有些悲凉。秋去了,还会再来。生命只有一次,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在我小的时候,在我的眼里父亲是无所不能的。他特别喜欢养花,总是把屋前屋后栽种了各种花。如一串红,指甲花,鸡冠花。虽是乡下人种得下里巴人的花,可是给了我整个童年无限的欢喜。最喜欢的是俗名叫洗澡花的。每当夏天我和姐姐洗过澡后,傍晚时分,花儿就争相开放,一朵朵,绚丽多彩。他还会吹笛子,笛声悠扬,轻轻穿过乡村静谧的夜晚,我和姐姐在笛声里入梦。虽然其他的乡邻总会说他不会堆草垛,可这并不影响我对父亲的崇拜。当然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撑起了整个家,给我们遮风挡雨。八五年的时候,家里就盖起了楼房,那时在农村,楼房是多么稀奇的事。我每天放学回家,看着房子一点点变高,心里特别高兴了。还和小伙伴们说,等我家楼房盖好了了,请他们到我家楼上来玩。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父亲总是像变着戏法似得,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,给家里添置了黑白电视机、电风扇、自行车,当时在乡下这些就是奢侈品了。父亲总是喜欢新鲜的东西,总是跟上这时代的变化,那时街上只要有什么新鲜的物件,父亲总想去学,去弄明白这些。

  年前父亲给了我一张他年轻时黑白照片,真是帅气,英俊地面孔,眼睛是那么地有神。我总是喜欢听父亲讲他年轻时的故事。只是时光在父亲的身上慢慢老去。前几年侄儿考上大学,买了台电脑回来。父亲很好奇地看着这个方块大的电脑,不敢相信能在电脑上买电视机了,那时我家的电是机还是凭票才购买到的。我手把手地教他,折腾了半天。最后父亲说自己老了,眼睛也花了,不会弄这些新鲜的玩意了。尽管我后来教了几次父亲电脑简单地操作,父亲还只是学会了开机、关机地动作。今年我教父亲使用智能手机,可父亲说还是原来的手机好。这智能手机这么多功能,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摆设,无用。这才发现,那个紧跟时代发展地父亲渐渐老了,跟不上发展地速度了。

  特别是这十年时代发展太快了,让一个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去学这些新鲜玩意确实有些困难了。看着父亲瘦瘦的身体,时光在他的脸上写满了沧桑,心里总有些酸酸的疼痛。一生很短,还来不及欣喜,转眼父亲就身处迟暮。岁岁重阳,今有重阳。当时光老去,唯一让父亲感到欣慰地是,他的女儿长大了,可以撑起他晚年的年空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拣起一朵雪花为你珍藏

下一篇:带着忧伤去旅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