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经典美文
过敏美文
美文网 2019年12月04日 01:11 阅读122次 来源:美文网
有生以来,我从没想过,我会遇到一个对我皮肤不过敏的人。也更没想过,这与感情之间,矛盾重生,对皮肤不过敏的人,却对彼此拥有的爱情过敏,爱过之处,溃烂成痛。 早在我来

  有生以来,我从没想过,我会遇到一个对我皮肤不过敏的人。也更没想过,这与感情之间,矛盾重生,对皮肤不过敏的人,却对彼此拥有的爱情过敏,爱过之处,溃烂成痛。

  早在我来D城之前,以南就如逛街一样逛完了全国,旅行对于她来说,不过是一张车票的事情。而所有的城市里,以南最爱D城,这个小城市里,风花雪月一样也不少,安静而婉约,神秘而传奇。这里的生活正是她向往的样子,不紧不慢,却充满了邂逅的美好。所以在逛得精疲力尽之后,以南就选择安定在D城,开了一家客栈,以风花雪月为伴,带着酒听来往的人讲故事。

  其实在见面之前,我和以南就在社交软件里有过交集。网络里的以南并不健谈,每回一条消息甚至都会让我等上半小时。时间是个捉弄人的东西,我性格急躁,所以在谈话时,我和以南莫名的就以一些无中生有的问题而闹的不可开交,直到互相拉黑,喧嚣才停止。

  当然这些以南并不知情,现实予她,早已摸的滚瓜烂熟,每一件事她都有自己的一套主观意识,从不受人约束。

 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D城,不可置疑,D城的改变并不大,每条街道依然人来人往,只是每分每秒与自己错肩的都是不同的路人。相较于第一次,我的陌生感席卷而来,这便就是我,无论哪一座城市,总是在第二次到达时陌生感才会慢热的涌入脑里。

  为了找到一丝熟悉,我订了以前住过的房间。只是房间号未变,客栈地理位置未变,可里面的装修已经完全不一样,那个待人和善的老板也已经不在。因为是淡季,新的客栈老板告诉我,目前这里诺大的空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宿。我无言应答,只是点了点头,失望化成眼泪,在眸子里飞速运转。

  寂寞磨人,以南就是我在这里的几天无聊时间里偶然聊上的。

  命运多舛,我在这家客栈住上几天过后,无聊使我再也无法入眠,便开始重新寻找住处。鬼使神差一般,我就毫无预兆的找到了以南的客栈。现实的以南,白裙齐膝,头发披肩,虽然可爱,但气质总能从她的每一寸肌肤里喷薄而出。经过她雕琢装修过后的客栈,复古而清新,干净整齐,就像将所有的美粘贴在了整个房子里。让人一进门就不舍离去,所以也就放下行李,决定在这里安身立命。

  以南在网络里用的是真名,所以在来到客栈知道她名字后,我简直认为世界过于玩笑,如梦如幻,捉摸不定。又觉世界过于美好,美好到缘分如此圆满令人不可置信。就像一瓶精致的美酒,闻起香气氤氲,入口时,香甜醉人,世间再也找不到如此的人间极品。

  与以南渐渐熟络后,我对城市的陌生逐渐褪去,随之而来的是在其它地方无以体会的归属与幸运的甜蜜。在这里,我安静的听以南讲关于人生,关于生活,关于她的兴趣,而也凑巧,以南与我,所有都一模一样,一颗不被束缚的心,一个单纯的文字梦想,用脚印装点生活,用故事添光拾色,找一个爱到骨子里的人,选一个喜欢的城市,用美过一生。

  她就像花,迷人而清香扑鼻,即便对花粉过敏的人也忍不住倾下头,一睹芬芳。

  在来到D城以前,我一直自以为是的笃定自己走过许多城市,对于旅行,至少可以独自赶路,能在所有行程里独当一面,领略到远方的风景。殊不知,路如此广阔,故事发生那么多,我能听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下的别人的雀跃声,而始终无缘见到真正的美好。

  我有酒,你有故事吗?在D城里,故事和酒的配比,就像广告里说的,下雨天音乐与德芙的契合。

  在很多个夜里,我买了足够的酒,听着以南的故事。以南也欢愉,述说着关于她的故事。

  以南从大学毕业之后,依着自己的爱好进入了一家手工制作坊。以南是个天分极高的人,在学会制作以后,她总能变化着花样制作手工玩意,创意非凡。所以制作坊的老板也格外款待以南,对她百般讨好。只是能给予以南的假期,微乎其微。在离制作坊很近的地方,是一片蔚蓝的大海,以南多么期望有一个假期,哪怕是半天,在离海最近的地方,发一下午的呆。可由于忙碌的工作,一直未能如愿以偿。直到在以南生日的前一天晚上,时间已经11点半,以南不顾老板的反对背上就狂跑到海边,再离跨点的最后几秒里,她脱x身上的衣服,猛的一头扎进海里。

  以南不会游泳,所以只能安静的由着水的浮力静静的飘在海上。她大声的唱着生日快乐歌,随着水流淌动。此时夜空明亮而闪烁,这是以南第一次在辽阔的海里仰望星空,那些星星自由而散漫,没有方向的展示自己的微光。以南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声音洪亮,传遍整片大海,漂浮到水能蔓延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而也就在这时,以南暗下决定,放下所有束缚,去寻找自己素未谋面的远方。

·END·

本文由 美文网-励志美文-经典美文-在线阅读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悠远的腊八粥美文

下一篇:人生旅途,那些渐行渐远的都化作了尘烟美文